骊姬人物平生,献公此时对骊姬的话已深信不疑

春秋战国人物

晋献公,一个好色、轻诺、能瞎折腾、但也能开疆拓土使晋国强大的君主。
献公一继位,觉得桓、庄两族对自己是个威胁,就用大夫士蒍之计,灭了这两族,献公为表彰士蒍的功劳,任命他为大司空。并让他负责扩建都城,务必使绛邑能和其他大国的国都相比。
献公做世子为储君的时候,娶贾姬为妃,因为不生孩子,又娶犬戎主的侄女狐姬,生了个儿子叫姬重耳;再娶允姓之女,生了个儿子叫姬夷吾。记住这两个名字,晋的历史将因他们而丰富和荣耀。
献公做人不地道,在做太子时就已令人发指。他老爹武公晚年的时候,向齐国求婚,齐桓公把近亲少女许配给了武公,叫做齐姜。美女是娶回来了,年龄太大,力
不从心了。可这齐姜貌美年少,耐不住寂寞,就和武公的儿子、太子诡诸勾搭成奸,这还不算,还生了个儿子,因为见不得人,就私下寄养在申家,因此取名申生。
献公继位时,贾姬已经去世,献公就立齐姜做了夫人。儿子娶了庶母,又立为夫人,这脸皮够厚的吧。
这时姬重耳已经二十一岁,姬夷吾的年龄也大于姬申生,可当时的规矩,选接班人先论嫡庶后分长幼。夫人之子为嫡,其他为庶,所以申生年龄虽小,但因为是嫡出被确立为世子。
可这事总是变化的。过了一段时间,齐姜又生了一个女儿之后病死了。献公十五年,他亲自率兵征伐骊(lí)戎,骊戎打了败仗请求讲和,并献上戎主的两个女儿给献公做妾,大的叫骊姬,小的叫少姬。
这骊姬可是非同凡响。该女貌似天仙,却又淫荡无耻,聪明好智,诡计百出,她就是凭此卓越的表现,把晋献公迷成了一个糊涂虫,把晋国宫廷变成了一个屠宰场。
骊姬在献公面前不仅善于献媚,又常以小忠小信小慧参与政事,而且十言九中,爱得献公神魂颠倒,一饮一食,必与之俱。第二年生了个儿子取名奚齐。过了一年又生了个儿子取名卓子。这时献公已忘了对齐姜的许诺,决意立骊姬为夫人,以少姬为次妃。
献公宠爱骊姬,就想改立奚齐为世子,为讨骊姬欢心就把这愿许了,骊姬听了当然十分高兴。可是转念一想:申生已立为世子,废了又没理由,无故变更,怕群臣
不服惹麻烦。况且这时重耳、夷吾、申生三个人之间很友好,很有兄弟的样子。骊姬觉得时机还不成熟,就演戏给献公看。马上跪在献公面前答到:太子已经确立,
而且天下诸侯都知道这事。太子又很贤德而没有罪失,你一定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要这么做,如果是这样,我宁可自杀一死也不能让你这么做。
这一着挺厉害,让献公更加宠爱和信任骊姬。 骊姬说的和想的一致吗?非也。
献公的身边有两个得宠的大夫,一个叫梁五,一个叫东关五。不仅恃宠弄权,而且常为献公监督官员的行为,背后打小报告。又有一个名叫施的优人(就是宫中的
歌舞艺人),人称优施。这小子年轻潇洒,聪明伶俐会说话,献公很宠爱他。因为得宠,出入宫门就比较随便,献公对他也没加防范。骊姬抓住机会与优施勾搭成
奸,感情又很投缘。骊姬有什么心里话愿意和他说,有什么机密事也愿意找这个小情人商量。她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和优施说了,让他帮助出主意:怎么能离间和除
掉这三个公子,掩人耳目地为儿子奚齐夺得世子的位子。
优施给骊姬出主意,可以以镇守边境为名,让三个公子远离国都,然后才能找机会。又嘱咐她这事不能自己说,得出自外臣之口说出来,让梁五、东关五提这事,君王才会没有疑心。
骊姬拿出金帛给优施,由他去分别送给梁五和东关五。优施先见到梁五说:君上的夫人想结交您,让我送给您礼物并向您致意。
梁五很惊恐地说:君夫人一定有事要我做,你不说,这礼我不敢收。
优施就说了骊姬的想法,梁五说:这必须有东关五相配合。
优施告诉梁五,东关五那里夫人也有和你一样的馈赠。于是他俩又一起来到东关五家,一起商量怎么使坏。
第二天上朝,梁五进言献公:曲沃是祖上的封地,宗庙都在那里。蒲地和屈地,离戎狄这些少数民族较近,是边疆的要
地。这三个地方要有可靠的人防守才能放心。如果让太子主持曲沃,重耳、夷吾分别主持蒲地和屈地,您坐在国都总制天下,那么天下就会坚如磐石。
献公说:太子怎么可以出居在外呢?
东关五乘机说:太子是第二个君主,曲沃是第二个国都,除了太子别是没资格居守的!
献公又说:曲沃还是个城,可蒲、屈是荒郊野地,怎么居守啊?
东关五又说:没有城的荒野,能通过两个公子建设成城邑,不就变荒野为城邑了吗?
梁五又附和道:一旦这两个城邑建设起来,内可屏蔽封内,外可开拓疆宇,晋做成这件事好处很大。
这就是屑小之辈的本事,坏事也能说成好事,黑的也能说成白的。
献公信了。于是派太傅杜原款和赵夙扶佐太子去居守曲沃,派狐毛跟随重耳镇守蒲地,派吕饴(yí)跟随夷吾镇守屈地。
注意:献公的身边只有奚齐和卓子了。
第一步得逞了,接下来怎么办。优施又出主意了。他为骊姬设计:对三个公子要逐步逐个除去。先除谁呢?申生。因为申生的为人:仁慈而且重视自己声誉,重名
的人最怕别人毁坏自己声誉,听到说自己不好,就会愤怒,怕人说的人,最容易被诽谤所打倒。基于这个分析,优施让骊姬半夜哭诉。
骊姬果
然睡到半夜自己在那偷偷地哭泣,献公问为什么,她又不说。再三追问,才像很不情愿地说:我听说申生在曲沃收买人心,百姓受了他的恩惠,情愿为他去死。申生
背后常说您受我的迷惑,国家必乱。这话满朝都知道,只有您自己不知道。您不如杀了我以达到申生的目的,他也就满意了,不要因为我而祸及天下百姓。
要说献公浑的也真可以,他居然问骊姬:申生向百姓施仁爱,难道是想反衬我对百姓不够仁德吗?骊姬说:我也怀疑他有此心。您没听人说,普通百姓的仁和君主的仁不同,老百姓亲爱他的亲人就是仁,而君王以对百姓有利为仁,他施仁于民、收买民心,能是为了亲敬亲人吗?
献公说:申生很爱惜自己的名声,他不怕留下恶名吗?
骊姬回答说:当年幽王不杀宜臼,流放到申国。申侯召来外族犬戎,把幽王杀死在骊山之下。申侯立宜臼为君,成为东周的始祖。我只看到幽王的名声越来越坏,有谁说过平王不好呢?
献公吃惊地披衣坐起来说:夫人说的也对,那该怎么办呢?
骊姬说:您不如告老退休,把国家交给申生治理。他得到了治理国家的权力满足了欲望,也许能放过您。当年曲沃你们这一族兼并了翼城这一族,不也是骨肉相残吗?武公当年能不顾亲情才有你们掌权在晋。申生的志向也不过如此,您不如让位给他。
献公此时对骊姬的话已深信不疑,坚定地说:不行,我有武威才立身于诸侯,如果我失去了国家权力,还说什么武;连自己的儿子都战胜不了,还有什么威。失去了武和威,受制于人,那活着还不如死了。你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除掉他。
要说这人坏到骊姬这个程度也不容易,要糊涂到献公这个程度那是相当地不容易。
骊姬不愧诡计百端,又给献公出招说:现在赤狄经常侵犯我们的边境,您可以让申生带兵伐狄,看他有没有驾驭部众的能力。如果败了杀他就有理由了,如果胜
了,他会恃功谋反,那时除掉他国人就没有不服气的了。这么做,既能战胜敌人平定边境,又能试探出太子的能力和野心,君上为什么不用这个办法试一试?献公再
次深陷迷阵,居然称赞骊姬:你真有办法。
于是献公传令,由申生率领曲沃的兵众,征伐皋落氏(今山西省垣曲县东南皋落)。
少傅里克劝献公说:太子是储君,所以君王有大事才由太子监国。怎么可以让太子帅师远征呢?献公说:申生已多次带兵作战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里克把这事告诉了狐突,狐突说,太子有危险了。就写了一封信给申生,劝他不要出征,战胜了遭忌,不胜有罪,不如逃往他国自保。申生是一个仁义君子,长叹
一声说道:君上以兵事赋予我,不是信任我,而是要检验我的心啊!违君之命,是大罪,如果战死了,还能有个好名声。于是率军征伐皋落氏,打的皋落氏大败而
逃。申生把胜利的捷报报给了献公。
骊姬对献公说:太子果然能驾驭部众了,怎么办?献公说:他的罪行还不明显,再看一段再说。重耳的姥爷狐突是一个十分精明的政治家,看透了这一切,料定晋国会有内乱,从此托词说自己有病,不再出门,在家静观其变。

本名:骊姬

别称:丽姬

所处时期:春秋时期

民族:中原族

作古时候:公元前651年

职业:妃子

骊姬人物平生

献公宠幸

晋献公五年,晋献公攻击骊戎(古代少数民族名,西戎的一支,姬姓,在今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),效果晋军一战而胜,骊戎乞降将骊姬与其妹少姬献给晋献公。晋献公获得骊姬姐妹二人后,对她们非常痛爱。厥后,晋献公将骊姬立为夫人。

欲立奚齐

晋献公十二年,骊姬为晋献公生下儿子奚齐。骊姬想立奚齐为太子,因此行贿晋献公的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,让他们对晋献公说:“曲沃是晋国先祖宗庙地点的处所,最好派太子申生去镇守,而蒲城(今山西乡宁县及周边一带)接近秦国,屈城(一作南北屈,在今山西吉县及乡宁一带)接近翟国(今山西乡宁及周边一带),是边防要塞,最好派令郎重耳和令郎夷吾离别戍守。”晋献公上钩,因此派太子申生住在曲沃,令郎重耳住在蒲城,令郎夷吾住在屈城。只留下奚齐与少姬的儿子卓子在身旁,居住在首都绛城,以乘机废掉太子申生。晋国人据此推知太子申生将不会继位。太子申生的母亲是齐桓公之女,名叫齐姜,很早作古。太子申生的同母mm穆姬是秦穆公的夫人。令郎重耳的母亲,是翟国(今山西乡宁及周边一带)狐氏的女儿。令郎夷吾的母亲,是重耳母亲的mm。晋献公有八个儿子,个中太子申生、令郎重耳、令郎夷吾都很贤德。当晋献公获得骊姬今后,就最先冷淡这三个儿子。

谗谄申生

晋献公私自对骊姬说:“我想废黜太子申生,让奚齐做太子。”骊姬哭着说:“太子被立,诸侯都已晓得,并且他数次领兵,庶民都拥戴他,怎么能因我的原因此废掉嫡子改立庶子?您肯定要那样做,我就去自尽。”骊姬外面佯装称赞太子,背后却让人诋毁太子申生,想立本身的儿子为太子。

晋献公二十一年,骊姬对太子申生说,晋献公曾梦见他的母亲齐姜,让他速去曲沃祭奠一番,返来后把祭奠用的胙肉献给晋献公。太子申生因此到曲沃祭奠母亲齐姜后,将胙肉献给晋献公。事先晋献公恰好出外狩猎,骊姬把胙肉放在宫中。六天后,晋献公狩猎返来,骊姬黑暗派人在胙肉中下毒,然后让厨师将胙肉奉给晋献公。晋献公要吃胙肉,骊姬从旁边阻挠晋献公说:“胙肉来自远方,应尝尝它。”便把胙肉给狗吃,狗死了;给宫中厮役尝,厮役也死了。骊姬哭着说:“太子为甚么这般残暴呀!连本身父亲都想戕害去接替他,更何况其他人呢?再说父君年迈,早晚都是要死的人,竟如饥似渴而想密谋他!”骊姬又对晋献公说:“太子如许做,不外是因为我和奚齐的原因。我愿望让我母子俩躲到其余国度去,或许早点自尽,不要白白让母子俩被太子糟塌。新近您想废他,我还阻挡您;到如今,我才晓得在这件事上是大错特错。”太子申生据说这音讯后,逃奔到新城。晋献公震怒,就杀死太子申生的先生杜原款。

有人对太子申生说,放毒药的是骊姬,让太子申生在晋献公眼前声辩,晋献公必会置信。太子申生说,晋献公若是没有骊姬,就会就寝不安,饮食不甘。他若是声辩,骊姬肯定有罪。如今晋献公年迈,骊姬有罪会使晋献公不高兴,如许他也会郁闷不乐。有人劝太子申生逃到其他国度去。太子申生说,背负杀父的恶名逃奔,谁会回收他,不如挑选自尽。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,太子申生在新城自尽而死。太子申生身后,骊姬诬害令郎重耳和令郎夷吾,说他们都参与太子申生的诡计。因此令郎重耳流亡到蒲城,令郎夷吾流亡到屈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